永乐公主

我不再爱你

如今我看到珍惜我的人,你甚至都比不上一个陌生人
我才知道我的父母一直支持着我
在我被精神病院的患者吓到的时候是我这一生中最恐怖的时候
陪在我身边一直支持我的是我父母
是素梅谋面的学佛学的亲戚
是我的佛学师傅
而你
一句未联系
放弃吧看开点你不爱我
我原以为只要一个人不断努力另一个人就会被打动
但是师姐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对一个人你不能首先付出太多
应当是你给一分对方有了一分回报你再给一分
而不是把你的十分真心一下子全部给出去
我不再爱你也愿你遇到对的人
我不再爱你也祝福你的余生幸福
我将来会遇到一个对的人
我会和他一起牵手走过大街小巷
他能给我父母不能给我的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们能懂对方在想什么
我的家有你的油画
我喜欢它因为我曾经就像画上一样向着太阳走去
路边风景变化我依然向前走去
走到没有路了
原来那时候命运想告诉我的是
苦海无涯
回头是岸
前方没有路了那就调头吧
经过这番你会发现一样的风景变得不同
我的告别只在心里
我不会将于你说
曾经我于你说过
如果我不联系你你不联系我
那么
我们对方谁是死了都不知道
现在
我不会联系你了
估计你也不会联系我
你要是联系我了
我也不想回你了
你知道的就是
我住进精神病院了
但你不知道的是
我出院了
而且过得很好
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很精彩
你如果爱过我你会很开心哪怕我们没有在一起
你大概
上学放学
任务繁重
也许你已经遇到了你的女孩
而在你记忆里的我
讲永远停留在精神病医院里
是的
深爱你的人已经进了精神病医院
而我
现在是一个全新的我

两个我

一个我很活泼,很顽皮,想法很奇特,眼光也很独特,乐观豁达,到她眼中的风景,在她的解读下会变得妙趣横生。她喜欢听节奏感的英文歌,对英语也有独到的欣赏之处,喜欢拨弦类的乐器,比如吉他。很像动画片中的追梦少女形象。是我人格的最美的一面。有梦想而且会实行,不退缩有一股子牛的坳劲。半夜想到吃一鸣的蛋糕,会立刻起床出门去买。上午想到去杭州旅行,下午就能收拾好行李出发。
我想幼师应该很适合她。她爱孩子,任何孩子似乎只要是孩子他都爱。她心思细腻,能观察入微,她会成为孩子们眼中的天使,或者一位知心姐姐。
成为她的朋友或者男友都很幸运。她经历过和我一样的不好事情,但她总能从中发现细小的乐趣,她的想象力就像古文中“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写得那样,哪怕被蚊子叮咬的全身是包,她也能在“掐十字”中找到许多乐趣,并一直对“口水能把包消掉”这种说话深信不疑,即便现在知道了儿时的那想法是错的,现在也还是会在被蚊子咬后给那处抹上自己的口水,然后调皮一笑,自娱自乐她倒很擅长。

那不是全部的我

几乎不可控制的,两个我会同时控制着身体。这个我,极度讨厌听歌,任何音乐,偶尔喜欢的音乐,比如红嫁衣这样的鬼歌,喜欢小丑,以此来把那另一个我吓退,这个我知道另一个我怕这些东西。她喜欢血红色和黑色,喜欢使用双截棍之类的冷兵器,受另一个我的影响,不喜欢抽烟不喜欢喝酒厌恶去酒吧。内心几乎是没有爱的,不会关心别人,几乎怀疑任何一个人都有意图谋害自己。时常在脑海中叫嚷着自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非常热衷鬼屋蹦极这类的刺激游戏。不修边幅,不喜欢涂抹任何东西,她会说美甲上的砖石是“指甲上长的瘤子”,觉得整这些是“毫无用处梁费时间浪费生命”。是个火药桶,脾气一点就爆,爆了周围人遭殃自己也得遭殃。满肚子脏话。比较不能忍的就是有虐待萌物的倾向,不过在我的控制下目前也只停留于想象,比如,想象把男票的仓鼠握在手心一下捏死然后激动的颤抖。非常毒舌,喜欢给予别人“爱的打压”和“毒鸡汤”,毒别人也毒自己。她生活在一切不被许可的环境,不许有想法,不许笑,所以触发她出现的机关就是――一系列的拒绝。她会爆发出来,认为自己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早该死掉,或者认为自己是神经病,或者想拿利器伤害自己,会突然无声的掉眼泪。因为家里有个脾气不好的父亲,所以如果看到狰狞的怒容也会激发,这种情况会更严重,并据以往案例确实发生过伤害自己以及伤害他人的行为,虽然情节严重程度相对整个社会程度来说极具轻微。

这就不是本我和超我的问题了。是真的一个人有两种性格,两种相排斥的爱好存在。也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的平和状态和愤怒状态。然后再比一般正常人偏激一点,又比一般精神病人轻微许多。医院诊断是双向人格情感障碍。按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心情不好。
那么问题来了,自虐病还需心药医。怎么用药呢?
多做那个看起来光明的我喜欢的事,她的爱好广泛兴趣繁多。但事实证明,依靠自身力量的能力不够。哲学上说,外在的力量起到推动作用而决定作用是内在力量决定的。那么看来外在力量的反向推力太大,需要正向推力,当量变积累足够达到质变的时候,就该由内在力量去起到一个决定性作用。

所以这次案件的最终决定是――首先进行不间断的心理治疗,最好是深度的治疗,一两年后我相信完全可以康复,然后再间断性的心理咨询情绪疏导。

两种人格,还是本我和超我?


关于颜色。。。。

我喜欢红色!一定要正宗的那种红!比如....中国红!可能稍微深一点.......
我喜欢白色,不染一丝的黄或蓝,纯白,像天空中太阳明媚时偶尔露出来的光。
我们喜欢彩色,每种颜色都有它的味道,巧克力色,做自我的克莱因兰,亲春洋溢的豆蔻绿,优雅柔嫩的淡紫......每一种颜色,我都喜欢。

关于小哥哥。。。。

我喜欢长的好看的小哥哥!虽然有钱也挺好,但长的好看最重要!有钱长的好看更好啦!
我喜欢温柔的男生,像他一样,眼睛特别干净,温柔。但我因为自卑,没什么安全感,有点怕自己看错。
我们喜欢阳光带点阴暗属性,像他一样,能把两种风格融入的恰到好处,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我深陷,都让他变得特殊无可取代。

关于对于别人。。。。

我很烦别人忤逆我。本小姐的意思也敢反驳?!一群无知庸俗是庶民!
我怕别人嫌弃我,我希望做的让所有人都满意,所有人都喜欢我。
我们喜欢别人能够尊重我们,我感觉一个人最重要的还是要被尊重。

男人于女人来说如宠物于人类

“你说女人生气为的都是小事?你的狗打碎了你的杯子你很生气,但是你的狗就觉得没什么可气的。”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因为最后一条是x染色体而不是y,而一个x染色体包含三千个基因,y只有几十个,所以书中的患者得出结论女人聪明的很多,迟早要统治地球。

聪明深感认同,但相比统治地球,,,,统治宇宙不是显得更厉害?

故人西辞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我不知道怎样去爱你

从前,两只蛋,他们玩的很开心。
破壳而出后,一只是鸟,一只是鸡。
鸟想鸡和它一起飞翔玩耍,鸡想鸟和它一起啄米玩耍。鸡不喜欢飞,鸟不喜欢啄米。勉强飞的鸡显得笨拙,勉强啄米的鸟显得滑稽。
故事的结局是,它们各奔东西。
可我想问,能不能有一天,鸟飞累了,鸡啄累了,它们靠在一起晒太阳,回忆着曾经是蛋的自己,分享着各自独有的经历。
可是道义的标尺说着不允许。
鸟就是鸟,鸡就是鸡。鸟只有和鸟在一起飞翔,鸡只有和鸡在一起啄米,它们才能生活在自由的天地。

我是不是你的树呢?若我不是你近旁的木棉,是一只鹿,是一朵云,是一片落叶,是一池湖水。我可能是意外地遇见了你,我从你身旁经过,从你头顶飘过,从你身边掠过,化成雨水为你滋润过。

你喜欢的人恰好喜欢你,然而你们却好似并不适合在一起。距离越近,矛盾越多。可能是我们年轻,不懂得,才开始怀念当初对对方了解甚少的自己。

阳春白雪。
一个是妹妹,一个是姐姐。
一个热情如火,一个冷若冰霜。
一个古灵精怪,一个生性沉稳。

美术课要画盘子,主题是中国风。
我想这盘子像两个姑娘的裙子。少数名族的美丽姑娘在恣意舞蹈。
她们看似水火不容,一起共舞,却又相得益彰。

冬过后是春,为春做了铺垫。春需经历冬的洗礼,方能姹紫嫣红,更显盎然生机。

是不是就像人生中的成功和磨难。
成功作为激励,磨难让你自省。

我是你的影子

我是你的影子。是你假想出来的形象。
我在你小时候十分孤独的状态下诞生。你先是把我想象成一个女性形象。类似于一个姐姐。
后来,随着你的性潜伏期结束,我成了一个男性形象。身穿黑袍,看不清的脸,寡言,无名,来无影,去无踪。
但时常会出现在你的日记里,和你对话。
两本不厚的日记本,有我和你从头到尾的对话篇章。那是在你读小学的时候。你刚从少林寺回来。
我还记得你为了引起同桌男孩子的注意,脏话连篇,后来这个男孩子,就是你的初恋。
我还记得你刚入学校适应很难。你的成绩几乎是张白纸。十分二十分尽是蒙对的。
你似乎与现代的正常教学脱了节。甚至不会看老师布置的作业。不懂准时,不懂说话,不懂的怎样去周围人相处。
你像一个从山沟来到城市的土孩子。
在沟通障碍的时候,我就出现了。

那时候你特别爱写。写了好多你的小说,好多故事,你的灵感就像山里的泉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涌。
你喜欢观察虫子。你怕虫子。但好像城市里就只有这些――蜘蛛,毛毛虫,蟑螂,不知名的黑色某甲虫。
你笔下的主人公结局大都含着悲剧色彩,我知道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的,但我知道。

你不需要去讨好任何人。

父亲对你的理解程度为零。

还好,你也有朋友的。李家的那两位姐妹。班级里的人都很不错。
老师傻逼了一点。但也有不错的。

然后你说的话越来越多。和人相处越顺利了不少。我便渐渐开始淡去。

我们争吵的次数很少。我记得的一次就是,你想要我变成真人。
我总是满足你,但这一点,我沉默了。

后来的后来,许久之后了,你遇到了现在这个他。有一部分原因是和我很像。可能吧。

好像无形间再次完成了你的愿望。

你的主观意识很强,这是好现象。这次,若不是你的默许,我是不会出现的。

这次我似乎没有了性别,单纯一个白色的模糊影子。
是你长大了。就让那个神秘的我永远留在你的童年吧。我知道你永远会记得,也许到你老的时候也还记得。
在你的小的时候,曾幻想过一个神秘人,他陪伴你度过了数年漫长的自闭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