绗呐(在水一方)

拆字为纳,纳行言。

论坚强

再坚强的一个人,都有一个时刻很脆弱。而真正坚强的人,连脆弱都脆弱的很优雅。
――题记
内容,无。

假设我能活到六十岁(精神病笔记)

     那么现在我还有四十一年就会死去......
为什么是六十岁   因为我不想活那么久    如果没死掉
    那就没死掉好了   现在     假设只能活到六十岁。
――题记
四十一年,一年十二个月,四十一乘以十二.......还有四百九十二个月......好长啊     不不不    也许其中会发生车祸    抢劫    自杀      说不定会意外死去........

       有什么想干的吗?
       你说什么?
       你有什么事情想在活着的时候做吗?
       不不不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吗?我的意思是说......你知道的,你可以再想想.......maybe ......有一些是没想到的,别错过.......
       .........no.......如果活着,那就活着好了,吃喝拉撒睡,然后到老的那天死掉      想象你蹦极那天   你犹豫了    是的你犹豫了    你后悔了    说说吧   那时你在想什么  
       阿,好吧   既然你这么问的话   说说   无妨.......

      是什么呢.....
      不不不,人总是有无尽的欲望,but    you kown ,那些我可以放弃    如果要为了那些可能到来的光明去经历长久的黑暗的话   那么我的选择是not.   如果不是一直快乐一直光明   如果不是一直满意充实的话   那还不如死去    but sometimes .有些所谓的苦难算不上什么苦难的.命运会把它以另一种方式来回报.
       such as 虽然我在找舞蹈学校时高德带错了路,但是那次机会却让我的运动步数排行第一,l am so glad !so我觉得这是很值得的买卖。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幸运的恩惠,那些星座佛祖耶稣宗教都是放狗屁    一丁点儿鸟用也木有得    信仰该从自己身上下手
      如果把膜拜的时间都用来发家致富早成了一个万贯家财缠身的有钱人了    可以玩最妖娆的女人   可以享受最好的待遇   不不不,你别想我的dream是成为这样的人
       我爱钱,但我不想为它奔波一生,也不想为它放弃我的尊严    如果它是我给他人带来了价值而得到的报酬      
  那么我会心安理得的接受,并立刻把它换做实物   我认为,消费也是一种利于大众的行为,,我说的是理智消费    我个人向来不喜为他人奉献的    但是后来我发现  
     有些时候奉献挺好   我不是什么好人,这句话我不断重复。我想过,如果那种小说的剧情发生在我身上,父母病重,不说父母,就说最亲的人病重,我会舍得他们死去吗?当然不舍得,那为什么不用众筹呢?一个好端端的总裁为什么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掷千金?据我所知他们都是小时候认识,而再据我所知我小时候绝对绝对没有那种可以当上富豪的人   如果有的话   那肯定是我   开个玩笑。

       人生,就该享乐,有时候,有些磨难也是种乐趣,我没有m的嗜好所以这句话绝对发自肺腑,人生不仅要享受美好,苦难也该品尝   那些苦难中诞生出来的人类的眼神,简直帅呆了!

爱人者,人恒爱之

――再观《冰雪奇缘》后感

      多么普通,多么微小,多么不值一提,这样的就是人。
――题记
              

      “本来哥今天心情很不好的,遇到了一些事......但看到老妹寄来的吉他,心情就瞬间好起来了啊.......”
      “看到你一条条的评论,感觉心里暖暖地......”
      “今天居然有人喜欢我的画......”
      “谢谢阿......”
      “晚安,你也是......”
――余香

        我要坦白一件事,我的体内住着一个人,准确来讲是一个恶魔。
        它催化着悲观消极,恶化着一切表象。教人憎恨,教人自贬,教人自我恶性催眠。时时刻刻灌输着毒鸡汤,把小事扩大化,恶性化。它目光浅显,智力低下,嫉妒诽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它怨天尤人,它遇事退缩,它喜欢给自己的懒散找借口。
        它是那个最糟糕的我,集人性弱点为一身。
        它就像冰雪奇缘里的坚冰,不断催眠着我,不行的不可以的别痴心妄想了你就是个垃圾,废物,多余之人.......然后把造成的后果再归咎于自己的无能......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积越厚实,厚实到,除了自己打破,再无人能解。
――恶魔

       喂,你是谁啊,能不能让我做个好人啊?
       我想变得坚强,阳光,向上,为什么总来阻挠我呢?
       喂,你是谁啊.......
――找寻

        就让这样的我死掉。
        死不掉。

如果可以,我想驭风(杂乱无章的随笔)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
                                                                      ――题记
                                       1、
      当躁动的心不再躁动时,我们就老了。这个老不是年龄上的衰老,而是比这个更令人措手不及的心理上的老去。
      又到了秋季,入了秋,风更凉,心反而获得了一种饱和的安全感。这夹杂着凉意的冷风,和心灵的密度同等了。
      夜晚,我走在校园一边的小道上,倦意袭来,我张开五指,风,就以一种不紧不徐的速度钻过我的手臂。当我身上的纱衣被风扬起,我感到一种不由言说的自由。全身上下,每一粒毛孔都张大着、呼吸着这沁人心脾的凉意。
      这股寒凉,凉的刚刚好。
                                       2、
      我不懂为什么他们为了我付出了许多我就要感激,我理解,可我不想感激。
     我跋山涉水筋疲力竭需要的是你给我望梅止渴的鼓励吗?如果可以,我多想,你能停下来,陪我看看,这一路的风景。可你却说,望梅止渴是个有效的法子,它是先辈们遗留下来的精神瑰宝,它曾激励了无数绝望中的人们,我也是花了毕生精力去学它,就是为了你能过得更好,就是为了我们可以更好的与人交流相处......
     我们年龄上的距离只差了几十年,精神上却像隔了一个世纪。
     也许是我的青春期迟来了,又或者是还没过去。总之我坚信他们不能理解我的想法,而他们好像也确实不能理解我的想法。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代沟,而每个家庭中每对亲子间的代沟又是那么不同。而青春期这个敏感期偏偏又遇上孤僻这个让人无奈的性格。
     我们保持距离吧!我不想憎恨你们。不想和你们说话,不想你们碰我一下,哪儿凉快呆哪儿去,别来烦我就好。
     如果说我最憎恨的人是自己,那么我第二憎恨的人便是我的父母;如果说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那么排第二的就是我的父母。
                                      3、
     我瘫在被子上蜷在枕头里,窗帘半拉外面灯光斜射入里来,阳台外后山上的茂林中蝉知啦知啦颤抖地叫个不停,时而一声摩托车报警笛的作响,是寒风的密度太浓夜太黑而显得太可怖惊动了它。
     停停顿顿地,我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白天过去是夜晚夜晚过去是白天,那到底是先有白天还是先有夜晚呢?父母生娃娃长大又生娃,那到底是先有娃还是先有父母呢?
                                       4、
     史铁生说的,死是一件真的不用急的事情,它会像一个典礼一样,光荣地来到每个人身上。
     早些死去的人是多么幸运阿,谁知道呢,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连孔圣人都说了,这是个不必去思考的问题。毫无意义吗?也许。
                                     后记
      左腿挨着右腿,就想两个依偎的情人。那么我呢?我又该挨着谁,或者该挨着什么?该挨着什么吗?如果有的话,如果能,如果可以的话,也只能挨着灵魂中的另一个自己吧,也只能是这样的结局了,也只能是这样。
      死,真的不是一件急于求成的事。

我的名字开头三个字母定制的logo,简直完美,这五十花的值!

夜,忽然听到熟悉的曲调,不禁悲从中来。想当年离家,车载的音乐就是这首。旋律,牵动着每一根神经,每一处停顿,每一处抑扬......让我想起的人和事.....那个多事的凉秋...母亲送别的身影...那个男孩炽热的眼神...落魄时的唯一玩伴...于我,少林,是全部关于悲秋的回忆。明明冷凉,却仍想贴近,感受,沉溺